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解放日报:不同的故事,共同的“上海温度”
2018-01-08  

 

 

我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——给马路铺沥青
  ■袁学强

  我是上海隧道股份路桥集团道路工程公司的一名道路沥青摊铺工,我带的团队叫做“上海第一摊”。
  还有200多天,我就要退休了,40年了,我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——给马路铺沥青。
  1978年,我从上海城市建设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上海公路管理处工作,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马路工。记得刚进班组报到的第一天,我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。那是什么地方呀?一个四面漏风的工棚,吃饭的桌子和写字台是用砖垒起来的,没有食堂,没有洗澡间,周围的一些工友看上去就像是社会上的小混混。这让我一下子没有了方向,脑子里懵得一塌糊涂。
  我的班长是一位中年女性,她书读得不多,但是讲话很实在。她对我说:“你是专业学校毕业的哦,好好干,你将来就是我。”什么?我将来就是一个小小的班长?我一腔热血一下子冷到了骨髓里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我越来越发觉马路工没有奔头,而且我们当时的社会地位很低,可以说我这一辈子可能连老婆也找不到。我的脑子里很快涌出一个念头:赶快跳槽,赶快离开。
  我白天在单位里混日子,下班后利用业余时间到上海服装一厂学习裁缝。再后来,我就在上海五角场地区摆了一个流动的裁剪小摊,上面写着“专业裁剪”。那时候行情好,裁一条裤子是7毛钱,裁一件上衣8毛钱。而当时,我的月收入只有36块钱。
  正当我准备做一名裁缝,和马路工拜拜的时候,1985年,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——上海的沪嘉高速公路开工建设。上海市公路管理处从各基层单位精心挑选了108人,号称“108将”,组成了上海高速公路管理所,而我也有幸成为“108将”之一。同年,上海又从德国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4台摊铺机,以及27台不同型号、不同类型的德国宝马压路机。由108将组成的专业团队,当时在华东地区独一无二,“上海第一摊”由此诞生。
  有了最先进的机器,但上面都是外国字,看不懂,怎么办?上海就是上海,车从德国买,老师从德国请过来,为我们的团队进行了短期培训。在培训学习的过程中,我们学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摊铺工艺和摊铺技术,同时也让我学到了德国人身上那种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。
  1988年,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上海沪嘉高速公路顺利建成,剪彩通车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就像是小时候过大年,开心极了。从此,我与沥青摊铺这个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,一干就是40年。
  上海当时的城市建设是一年一个样,三年大变样。我们一口气在黄浦江上造了6座大桥,那时真是自信满满,似乎世上没有什么路、桥、隧道是我们不会干的。
  但是2002年,一件没干过的难事突然从天而降。位于嘉定的上海国际赛车场要修一条F1赛道,赛道不长,只有5.4公里,但当时号称世界上只有德国人和日本人能干这个活,负责施工设计的国际汽联德国专家认为中国人没有这个能力。为什么F1赛道这么难修?因为赛道的平整度要求全部达到1.5毫米以内。1.5毫米是什么概念?就是拿一把3米长的铝合金直尺放在赛道的路面上,铝合金直尺的底部和路面的缝隙不能大于1.5毫米。
  难吗?简直太难了!但是当时我心里憋了一口气,一定要攻下这一关。后来通过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,国际汽联的专家给了我们一次试摊铺的机会。试摊铺的地点就在浦东外高桥的堆场。结果,整个试摊铺的过程,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。经检测,所有路面技术指标全部符合国际汽联的设计要求。那天,我们的团队很争气,他们充分展现了中国人的精气神,特别是我们上海人的专业精神。摊铺结束以后,老外通过翻译对我说,这支团队是他们看到的最冷静、最认真的一支团队,上海F1赛道就交给你们了。
  随着上海国际赛车场的施工进度不断展开,我一边向德国专家学习,一边心里还憋着一口气:我一定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中国人,什么是上海人,什么是中国制造。
  机会很快来了。全长5.4公里的F1赛道最后铺面层,老外安排的计划是8到10天。我在会上第一次对德国专家说了“No”,我们只要5天就够了。德国人露出了吃惊的表情,但我还是坚持说,只要5天就够了。
  到了第五天,最后一辆工程车准时离开现场。经检测,所有的数据都是世界一流,最重要的是,平整度牢牢控制在1.5毫米以内。当晚的庆功宴上,国际汽联的专家肯定地说:“上海F1赛道是世界上所有赛道中最好的一条,Mr.Yuan(袁先生)是中国最好的工长,他带领的团队是中国最优秀的团队。明年韩国赛道施工,我们请他的团队去施工!”
  F1赛道铺好了,“上海第一摊”的名气更响了。
  上海的建设不仅仅追求速度,还注重技术含量,跑道摊铺的技术含量也越来越高。2017年9月29日,上海虹梅南路高架通车了。在虹梅南路高架的沥青材料中,我们掺进了大量的废旧轮胎颗粒。中国每年都有大量的汽车轮胎报废,处理这些废旧轮胎,花钱不说,还污染环境。现在我们把它打碎,拌到沥青里去,掺进橡胶颗粒的沥青马路,使汽车噪音减小了,汽车的抓地能力提高了,雨天刹车的距离减小了。
  大家一定有过这样的体验,以前夏天汽车开过沥青马路,沥青挥发出来的气味总是让人头昏脑涨;而虹梅南路高架的沥青材料采用了低温拌和技术,新的沥青材料是一种高粘的、透水的、净味的材料。什么叫净味沥青?就是一点味道都没有。而且下雨的时候,虹梅南路高架上几乎没有积水,为什么?因为它是透水沥青,当雨一落到地面上,马上会在道路的沥青面层渗透进去,雨水还可以回收再利用。
  上海在改变,上海的马路也在不断改变。我们每年有大量的新材料和新技术运用到沥青的摊铺中去。我们的工艺不仅让用路人受益,我们更关注造路人的健康。也许不久的将来,我们的铺路工也可以扔掉方向盘,用无人操作摊铺机进行施工,天上的无人飞机,则在监督着整个施工过程和质量。
  非常幸运,我们这一代人踏上了上海城市高速发展的列车。回想起来,如果40年前我真的当了一名裁缝,也许会拥有很多财富。但是,我更愿意当一名摊铺工人,这样当我退休以后,我可以带着我的外孙女经过我铺的路、造的桥,然后对她说:这都是你外公当年亲手参与建造的!那时候我该有多么快乐啊!

?
小鱼儿46007 主页